关于我们的选择性善忘。

July 11th, 2014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有那好几段时间大家忽然很想多了解关于社运的事情,结果就驾起我的小车,与友人结伴往关丹跑了一趟。照片是用从老挝带回来的傻瓜相机拍下的,配以友人赠予的过期黑白乐凯,放任至今方舍得送洗,出来的影像效果甚比真相模糊。

六月

July 8th, 2014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煙雨六月,因工作關係匆匆掠過曼谷,台灣,與菲律賓。恍惚間拜別文字淵源地,轉輾回來繼續打拼。

那十来天的事情。

June 2nd, 2014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去年九月,第二次随Levart踏入西藏,这一次除了基本拉萨探索路线以外,我们还走进了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阿里区域。从拉萨,途经日喀则,萨嘎,羊霍,塔钦,到札达,从圣城走至神山,掠过无数雪山湖泊,来到世界最中心~冈仁波齐,  那也是我们最接近天堂那十来天.

卡诺拉冰川挂上经幡之处。

卡诺拉冰川, 远处正好有一藏族老人牵着一头牦牛徐徐走来。

卡诺拉冰川前的牧包,牧包外层是牦牛毛所编织,内部特别耐寒。

羊卓雍措,距拉萨不到100公里,与纳木措、玛旁雍措并称西藏三大圣湖,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。

无恐怖

March 21st, 2014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生恐怖,源之至今仍然对于血的莫名恐惧, 以及网上煞有其事关于苯教异色的拼拼凑凑。

 

 

 

 

城市寓言[一]

March 16th, 2014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 

“被干死的玛丽与鳄鱼”

都死了,玛丽是被操死的,里里外外都被玩弄透,

像只臭塑胶味儿的充气娃娃般被操死,

酝酿已久的奴性让她死前喊不出个所以然。

鳄鱼在更早的时候已死得不能在死了,瘪得像块狗皮药膏,

据说是被一巴掌给掴死的, 蹩脚的死成就了一位猥亵污师。

 

 

 

甲午前夕一古脑儿的话。

January 29th, 2014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祝福大家马年行大运,平时要快乐,新年要更加快乐! 大家对自己好的同时也该对别人好些,做好本分少为难别人,彼此快乐生活就相对地少了纷争。道德教育大家都上过,但贯彻的人却没几个,插队,乱扔垃圾,公众场所吸烟的事儿就少做吧,别被训说了就气得说要干掉对方全家。身上多些零钱花时,记得照顾下弱势社群吧,别光是猛炒楼价买CINCIN,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是让人打从心底心寒的事。我没脑残啊,这些事我都在贯彻,所以你不能反问说你讲到酱厉害但有做到吗,亲爱的,遗憾的是,我能。 事实上每个人都能,只视乎你愿不愿意。

* 图中都是我可爱的同事们,还有我们的贺年画作。

December 22nd, 2013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眼底下容不下的不朽不锈,一朝赤裸裸地摊开你却不把它当一回事了。

 

游乐场

December 19th, 2013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年末置身于清莱郊外游乐场,上了不靠谱的山寨摩天轮,在轰炸得赤红的夜空下挥别即将告终的十二月。爬满天的,黑暗中闪烁无数遍的孔明灯,我已预见你以尸骸之姿态静躺荒野的明天。今晚,是属于高感光粗粒子,曝光不足嗑药般的霓虹色。

Stanley & Arbbea『爱在槟岛』

November 27th, 2013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The 3rd series, walked & explored around Penang Island, a tour leading cum pre-wedding segment.

Stanley & Arbbea『爱在老厝』

November 25th, 2013 § 0 comments § permalink

Photos taken in Noordin Mews, Penang.